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信息» 社科信息

2018 CTTI高校智库及“高校智库百强榜”报告

大学智库在新智库系统中占据重要地位

截至2018年11月20日,中国智库指数(CTTI)包括706个源智库,其中包括441个大学智库,占62%。目前,CTTI系统包括7,110个内部参考文献,17,646个报告,4,978篇报纸文章,6,220本书和45,130篇来自大学智库的论文,分别占CTTI系统总成果的74%,81%和52%。 80%,85%。大学智库已经成为智库生产的主力军,这也是中国智库建设的一大特色。

大学智库的地理分布

CTTI数据显示,大学智库的地理分布不均,省,市,自治区差异较大,少数省份高度集中。入选CTTI的大学智库中,北京有78个,占17.7%;排名前六位的省市是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湖南和湖北,共有233个大学智库入选。高校智库的一半。东部地区有大量智囊团,其中包括263个;中西部地区只有178个智库。

中国的智库类型和研究领域的分布

中国的大学智库可以分为两类:综合性和专业性。在CTTI系统的286个大学智库中,只有33%(94个)是综合性的,这样的智库跨越多个研究区域;其余的都是专业的智囊团。

根据CTTI数据,大学智库的十大政策研究领域是产业政策(87),金融政策(81),文化政策(66),外交政策(60),市场政策(53)和安全。政策(42),外贸政策(40),资源政策(38),社会建设和社会政策(36),以及司法政策(35)。

大学智库的大小

在CTTI系统中,325个大学智库报告了人员数据,其中10个总共有超过100个智库。其余智库的大小基本上在10到100人之间,特别是10到50人,大学智库的一半以上都在这个范围内。就智库全职研究人员的数量而言,近80%的大学智库有超过10名全职研究人员。

CTTI大学智库100强评估原则,指标体系和算法

CTTI的前100名智囊团按照客观性和独立性原则进行评估,保护用户隐私,以结果为导向,客观数据和专家的主观意见,并邀请大学智库进行自我评估。具体方法将包括在中国。智库指数的441大学智库从智库产品,活动,智库和思维主题评价(专家)四个维度进行综合评价,并根据分数选择100个优秀分数。智库,他们被评为“A区大学智库”并形成“CTTI大学智囊团100强”。根据排名,所有A区大学智库都细分为三个级别:“A +,A,A-”。三个级别各有25,35和40个智库。

CTTI大学智囊团100强评估使用“PAI-E评估系统”,其中PAI值由CTTI系统背景根据智库报告的数据自动计算,这是一个客观的评估数据; E值是问卷调查方法的使用,权限通过CTTI系统传递给权威机构。智库专家发布的问卷调查结果是主观评价数据。

PAI值由三部分组成,即P值,A值和I值的总和。

P值是一个数值数据,通过单独的分配转换成智囊的各种类型的产品。包含P值计算的智库产品包括单一内部参考,经批准的内部参考,智库赞助或托管的期刊,官方出版的书籍,研究报告,主流媒体发表的文章,论文,垂直项目和横向项目。

A值是大学智囊团举办的活动,如会议,培训,机构检查等,通过分配转换为数字数据,用于衡量智库活动,直观反映智库属性和智库的影响。

I值是衡量大学智库媒体影响力的指标。这是一个数字数据,转换为三类新闻报道,如电视新闻,报纸新闻和在线新闻。

CTTI的前100名智库引入了专家评估意见,并从智库领域咨询了权威专家,从五个方面对大学智库进行评分,形成主观评价数据——“E值”。智库专家主要从五个方面进行智库评估:是否具有灵活的制度机制;是否具有很强的发展潜力;是否有很高的声誉;是否有独特的研究领域;是否有较高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影响力很大。五个方面分别占20个点。

CTTI系统计算大学所有源智库的PAI和E值,按照从最大到最小的数字顺序对它们进行排序,最后选择前100个CTTI智库。

CTTI大学智库前100名数据分析

地理分布:2018年CTTI大学智囊团100强名单中,上海拥有最多的智库,共17个;北京已被选中,并紧随其后;江苏省14个智库被选中,排名第三;在湖北,广东,天津和浙江省,选择了12,7,6和5个智库。

大学分布:前100名中有64所高校,其中武汉大学有6所大学,名列前茅;华东师范大学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共有5个智库入选前100名;其次是复旦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和浙江大学分别选择了4,3,3,3源智库。复旦大学在此次评选中有三个智库,被指定为A +。这是拥有最多A +级智库的机构。

高校新型智库建设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对策

从CTTI源智库数据分析来看,高校智库建设存在三个主要问题:大学智库缺乏主体性,缺乏开拓创新的智库组织文化,影响广泛,影响深远。提高运营能力,成就识别系统不适应智库开发的需要;政策咨询需要信息,供需信息不对称;媒体意识相对薄弱,忽视了自己的沟通工作。在此基础上,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建设:

清楚地了解为“双头一流”建筑建造新型智库的重要性。新型大学智库是高校与公众之间的纽带。在高等院校,智库建设和学科建设可以相互补充,相互促进。

以制度机制创新为突破口,我们选择了智库运作的“关键少数民族”。目前,许多高校正在探索智库管理的新机制,使智库在人员,财务,物资和运营管理方面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同时,我们也应该关注具有强大,开拓和进取风格的领先思想家和领先专家。

采用嵌入式决策咨询服务模式,提供准确的政策研究成果。智库应该参与并在议程设置,政策辩论,决策和促进,政策实施,政策教育,政策评估和政策反馈的整个过程中发挥作用。他们不仅应关注政策文本的出现,还应促进政策文本的实施和测试评估政策的实施。着陆后文字的效果。

积极探索和实施和促进科学客观的结果识别和激励制度。我们应该开阔视野,将政策评估,政策教育和政策规划等技术支持决策咨询服务纳入大学智库的成果范围。

(作者:南京大学中国智库研究与评价研究中心,光明日报出版智库与研究中心合着研究组:光明,王传奇,王思敏,李刚,屈毅琳等)

TR